当前位置:首页 >> 艾灸疗法
施灸艾灸的禁忌问题
来源:郭林艾灸 | 发布时间:2016-12-21 11:31:50 | 浏览次数:

基于网络时代,我们获取信息的途径很多,也因而受到了不同意见的干扰,今就施灸过程中的几个主要问题探讨如下;


1.艾灸的副作用问题

艾灸的副作用几乎可以忽略不计,历代医家均认为灸法几无副作用,至多有口干舌燥,问题,而晕灸患者少之又少,若有晕灸患者,可停灸,令其自然消退,亦可急灸足三里3/5壮!


2.百天内小孩不宜施灸治疗

百天后孩童可施灸治疗,没有禁忌,一般孩童的施灸穴位有限,与成人穴位有出入,重点以身柱穴为施灸必要,身柱穴为小儿百病要穴,可促进孩童生长发育,用于提高免疫机能,针对孩童脾胃虚弱,消瘦,发育不良等多有裨益!


3.孕期妇女是否可以施灸治疗

孕期妇女可以施灸治疗,用于保胎,针对呕吐,胎动不安及 孕妇糖尿病  高血压可以对症治疗,而合谷穴及三阴交,照海,及小腹部等穴位尽量不宜施灸,若习惯性流产或者孕妇有特殊情况,可咨询专业针灸师!


4.颜面部及关节血管薄弱处,禁止使用直接灸

颜面部直接灸可影响美观,关节处及血管动脉处施灸可造成灸疮引发出血倾向


5.女性经期是否可以艾灸

可以针对自身情况施灸,若经期量大,经血鲜红,不宜施灸,其他情况可以施灸,如痛经,可在经期施灸,无碍!


6.热证是否可以艾灸?

有很多患者都会咨询阴虚火旺或者热证,实证是否可以艾灸?现就针灸泰斗周楣声周老的观点引用如下;


周老认为,古人之所以认为热证实证不宜灸是因为,古代的灸疗,包含方法多,如熨,蒸,煨等,此多种方法,较为野蛮,如《汉书苏武传》载,武因拒降匈奴,引刀自刺,仆地将死,匈奴驰召医,医至,凿地为坎,置媪火,覆武其上,踏其背出血,乃苏。注:“煜火即为聚火无焱之火”。后世的煅坑法,掘地为坑,如人长短,烧之令热,布桃叶、松柏叶、菊花、稻草等及其他药物于其内,人卧其中,覆盖熏蒸取汗,即属媪火范畴。蒸是湿蒸,熏是用干烤,熨是用药加热包罨,灸则用艾叶点灼。


由于火蒸火熏,热力强大。作用于全身,必然是大汗淋漓,用之得当,自然有助,用之不当,灾害立至。而灸仅是作用于身体的某一点,决无大汗亡阳的情况出现。火虽能包括灸,而灸则不能代表火,如因以火劫汗所引起的不良反应,统统归咎于灸,这是不公平的。


此其一,其二,热症是否禁灸应从灸法本身作探讨灸与针皆物也,而用物者人也,物虽为一,而用各不同。功与过、利与害,均是因不同的应用方法而有不同的分别。灸法沿用与衍变至今,已不下百余种之多,在各种方法之间是短长互见,如果把各种灸法与用火的一切不良反应,统统归在“热症禁灸”之列,这是使灸法因人受过,徒蒙不白之冤。   


古代的灸法是以直接的化脓灸为主,在仲景的时代,不但没有今天温和的艾条灸,即或是隔蒜与隔姜等间接灸法,也可能还在萌芽时期,由古法急剧强烈的化脓灸,衍变为今天徐和舒畅的温和灸,已经有天壤之别。因此既不能为盛名和崇古的思想所束缚,更不能用古代的直接灸与今天的温和灸相比拟。


其三,从治疗角度来讲,以《素问至真要大论》“正反逆从”的治则为指导论中说:“有逆取而得者,有从取而得者……何谓逆从?逆者正治,从者反治。”所谓“正治”与“逆治”,就是以寒治热,以热治寒,逆其气而折之,这乃是正常的治法。“反治”与“从治”,就是以热治热,以寒治寒,从其气而达之,这乃是反常的治法。

说明正治与逆治是同一治法,而从治与反治又是同一治法。正治与逆治易于理解,而反治与从治除相对于正治与逆治而言外,从阴阳学说来讲更可以说得通。物极必反,促其向相反方向转化,阳极则阴生,阴极则阳生,这也是自然规律。阴阳学说是属于中医的认识论,而正反逆从的治疗原则,是属于方法论,对中医学说与治疗方法的理解,不能脱离基本原则。


在汤液内服方面,正治与逆治,视为常规常法,而从治与反治法,在外治法中尤为重视。如《东医宝鉴》及《针灸集成》均引《纲目》日:“灸法所以畅达,拔引郁毒,此从治之义也。譬如盗入人家,必开门逐之使出,万一门不开而无所出,必伤生乃已。”又如《理瀹骈文》中说:“若夫热症可以用热者,一则得热则行也,一则以热能引热,使热外出也,即从治之法也”。又在太乙雷火针条下日:“寒者正治,热者从治。

”反治与从治也并不只是限于外用,表症发热,辛温发汗,又何偿不是热因热用的说明。从治之法也不只是限于热症范畴,在寒症中也有应用,比如冻疮初起,用冰雪摩擦发热,即可促其消散。


近有同道传一法,在汤火烫伤,皮肤未起泡之前,立即将伤处浸入50~C左右热水中,随即提起,随浸随提五七次,可以立即消肿止痛,不起水泡,已试有验。


曾记某医籍中有这样一段记载:某一患者周年畏冷,虽盛夏亦需棉服拥被,某医者在冬日使赤身卧石上,以冷水浇之,患者奄奄垂毙,仆不敢再浇冻之,医鞭仆,续浇冷水不停,俄而患者肌肤转暖,并见有热气冒出,渐而热气蒸腾,汗出如洗,此后虽严寒亦无所畏惧矣。此虽无实例可凭,但反治从治之理,亦《易》复卦之义也。


以《素问?六元正纪大论》“火郁发之”为准则郁的繁体字为铹,是积聚与塞滞之意,五郁为病,即五脏之气不得宣通也。对于五郁的治则,论中指出:“木郁达之,火郁发之,_}:郁夺之,金郁泄之,水郁折之”。这正是热症用灸的主要依据与准则。因势利导,不失时机,乃是掌握与支配客观事物的普遍规律。热症用灸,也是因势利导、火郁发之的具体应用。张景岳在《类经》中对此作注说:“因其势而解之、散之、升之、扬之,如开其窗,如揭其被,皆谓之发”。灸法正叮以使血管扩张,血流加速,腠理宜通,从而达到“火郁发之”散热退热与祛邪外出的日的。


大量临床实例的证明,实践是检验真理的试金石,热症不仅“可灸”与“宜灸”,而且更是“贵灸”,这从中医文献中和大量的临床实例中获得证明。在以往长期的临床实践中,不论是对肝炎、肺炎、脑炎、肠炎以及对许多化脓性与非化脓性的发热病症,不论是细菌、病毒与原虫感染,不论是内脏、体表。局部与全身的病种与病变,均可采用灸法取得速效与伟效,这足以充分证明中医理论的正确性与可靠性。对于自金元以来迄今尚未能肃清的影响与未曾得到纠正的偏见,必须大力清除,方能使灸疗的功效得到充分的理解与应用。


综上所述,可见热症可灸,乃是对中医传统理论应有的理解,不是什么离经叛道的别出心裁,如果至今仍顽固不化地认为“热症禁灸”,这不是古人误我而是我误古人。


当然,周老也同时提出,热症宜灸,并非说对任何类型的高热,均为唯一的治疗手段,热症是灸疗的适应症之一,但这也和其他各种疗法一样,绝不是死板和一成不变的,应当根据发热的类型,单独或配合使用。当高热神昏,谵语狂躁,阴亏水涸的严重病人,在养阴输液等药物治疗的同时,再采用温和灸,将是适当而稳妥的,如果置其他各种有效疗法于不顾,而以凝固的思想方法对待和责难热症贵灸,自然是行不通的死胡同,也将是反对热症用灸的顽固立场,这也是需要澄清的。


由此可见,热症可灸、宜灸与贵灸,是来自于古人的理论基础与临床实践。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。今天我们既应从以往的医学文献中找出热症用灸的先例与理论依据,更应从临床实践中进行细心观察和反复验证,打破“热症禁灸”的陈规,使灸效得到发挥和光大,这也将是人类的福音。


艾灸器具及温灸盒与高质量陈艾条,陈艾绒请移至淘宝搜索店铺(郭林艾灸)购买! 

 
 
打印本页 || 返回顶部
 上一篇:艾灸能治疗那些疾病?艾灸的适应症
 下一篇:为何我“艾灸后”没有效果?

扫一扫关注专家顾问,随时随地为您解答医学疾病问题,可根据您的病情提出具体的艾灸治疗方案,配置艾灸器具,专注中医药,服务千万家!做您身边最贴心的健康顾问!学会艾灸不求医,一人会艾灸,全家齐安康!

咨询专线:18600760405
工作邮箱:mingshibingyou@163.com
版权所有;郭林古法艾灸

京ICP备13025632号-1